【明報專訊】提起洪朝豐,自然聯想到「四大癲王」、寶詠琴,還有那些年大姐大跟記者行家一起追「豐」的瘋狂日子。洪朝豐狂躁症病發時,跟寶詠琴鬧翻,在他投資的古董店狂數女方的不是,「我一隻手指捽死佢」的咬牙切齒,歷歷在目。還有洪朝豐失驚無神去泳池游水,男攝記為貼身追訪,竟跑去買泳褲帶着相機陪伴游水。不得不提洪朝豐身邊曾有自稱「經理人」的人出現,由她帶着記者遊花園,請記者食飯,但由記者付帳;講明食鮑魚、魚翅會爆多啲料。數數手指,這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其實我「認識」的洪朝豐又點止「癲」咁簡單?我的學生年代,他是最受歡迎DJ,他的節目陪我溫習考試,入行後也親歷哄動全城的「洪寶戀」(洪朝豐與寶詠琴)。1999年2月14日情人節,在洪朝豐的藍田屋邨寓所樓下等了一整天,等到他捧着一束花出現迎接寶小姐到家作客食團年飯,這浪漫一刻,我還跟豐豐、寶寶合照留念了!在洪朝豐成為外界眼中的「癲王」時,對他愈來愈陌生,接觸也較少,後期他也展開了漫長的情緒病治療。

12年後,洪朝豐終於重返電台咪前,在鄭大班的「DBC數碼廣播」當主持,踏入11月,他積極籌備於「大家台」主持強項的訴心聲節目,這機會也讓我月前再走到他寓所附近,相約茶餐廳茶叙。

關心洪朝豐近况的,大家可放心,他已康復,很正常,定期見精神科醫生及食藥,一樣貪靚要做運動Keep Fit,最重要是他過着開心的生活。成為精神病康復者,重投社會的榜樣,洪朝豐卻說負擔太重了,什麼「重新站起來」、「貢獻社會」,他實在不想背負太多,他只想好謙卑地行自己的路。

洪朝豐的「謙卑」,讓我想起另一位近期被指「囂張」歸位的癲王蔡楓華,也期待看他努力衝入紅館。當年的「四大癲王」,還有於2002年在上海跳樓自殺的陳寶蓮,以及現在只靠綜援過活的藍潔瑛。每人行的路也不同,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

2011.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