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聘於政府外判清潔公司的王美玲(前),於中環街市擔任廁所清潔工。最低工資落實後,加上有薪休息日,工人工資可望增至近7000元。雖然每月將多增1700元收入,但她表示仍會「應使得使」。(劉焌陶攝)

受聘於政府外判清潔公司的王美玲(前),於中環街市擔任廁所清潔工。最低工資落實後,加上有薪休息日,工人工資可望增至近7000元。雖然每月將多增1700元收入,但她表示仍會「應使得使」。(劉焌陶攝)

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昨日宣布政府將提供數億元的補貼予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應付他們在最低工資實施後新增的直接開支,包括計及每個月4日的有薪休息日。(尹錦恩攝)

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昨日宣布政府將提供數億元的補貼予外判服務合約承辦商,應付他們在最低工資實施後新增的直接開支,包括計及每個月4日的有薪休息日。(尹錦恩攝)

(明報製圖)

(明報製圖)

【明報專訊】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昨日為政府應對下月實施的最低工資下了三大決定,包括政府外判工將獲有薪休息日,令逾半外判工可加薪22%至45%;不會強制要求外判工享有有薪飯鐘;以及今次外判承辦商的額外開支,將全數由政府出資億元計補貼。

然而政府的措施兩面不討好,勞資雙方均批評起了壞先例作用,勞工界認為不應不計飯鐘錢,僱主方面則認為「有薪休息日」令中小企受壓。

工會批不計飯鐘 商界斥計休息日

工聯會王國興說﹕「既然行了左腳(有薪休息日),為什麼不行右腳,畀埋飯鐘錢?」職工盟李卓人表示,外判工人已收貨,但工會將爭取以立法形式,列明有薪飯鐘與休息日,以保障政府外判工以外的工人。至於代表商界的自由黨議員張宇人則指出,政府的做法令中小企有誤解,擔心政府提供了有薪休息日,中小企不提供的話,會被視為「無良」。多個商會坦言政府此舉為他們增添了壓力。

現時政府有約4萬名低技術外判工人,大多月薪低於28元時薪的最低工資水平。因應近期飯鐘錢和休息日的爭議,政府決定只取後者,由5月1日開始,政府外判工人無論哪一個月份,都會以27日計算法定工資,並加4日休息日工資,以一般清潔工計算,平均工資將由5682元增至6944元,升幅22%;廁所清潔工的工資更會由5406元增至7812元,升幅達45%。至於本來工資高過最低工資的低技術員工,工資會維持不變(見圖)。

飯鐘錢交市場決定

政府決定外判合約不包飯鐘錢,張建宗強調考慮過一籃子因素,包括合約、最低工資的成效、員工的利益和公帑等,決定慷慨一些,提供有薪休息日,「最重要政府行前一大步,做了先導者去推行,希望改變到文化」。至於飯鐘錢,他稱這是僱傭條件,並非《僱傭條例》規定,應交由市場去作決定。

本報推算,若政府同時給工人有薪「飯鐘」,以每月27個工作天、每小時28元計,工人每月平均會多756元薪金,較現時政府的「有薪休息日、無薪飯鐘」多10%。

聘大狀研現合約 「休息日須支薪」

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政府曾聘用兩名私人執業的資深大律師,翻看政府部門延聘外判工時的標準僱用合約,評估合約條款有否規定休息日是否要支薪,結果兩人的意見一致認為,休息日是要支薪的。基於這樣一致的法律意見,政府別無選擇,唯有決定休息日要支薪給外判工。

至於「飯鐘錢」問題,消息人士指出,由於政府內部很早便認定了「飯鐘錢」並沒有「必須畀」的法律理據,政府亦不想「這批為數多達4萬名的外判工的工資跟私人市場差別太大」,因此決定不給「飯鐘錢」。

補貼不包勞保 議員憂掀解僱潮

政府今次更「特事特辦」,因應現時的外判合約並沒有計及最低工資因素,將撥款數億元,補貼承辦商因最低工資而額外增加的薪酬和強積金開支,但補貼並不包括遣散費、長期服務金和勞工保險。不過,張建宗強調這只是一次性的安排,將來承辦商要將最低工資調整的因素,反映在投標價內,政府不會再提供補貼。

多名立法會議員擔心補貼不包括勞保、遣散費,可能令一些承辦商趁機解僱所有員工,再簽新合約,以減少最低工資實施下增加的費用。

張建宗強調,不想見到有這種情况,並指若有承辦商這樣做,便是有誠信問題,會影響他們將來的投標機會。

明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