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遇襲入院首兩周,康復進度很快,來探病的朋友都感到驚訝,說我氣色比從前更好,我笑着說,如今三餐定時,早睡早起,勤力運動,生活從未如此規律健康。

連日低燒 傷口肌肉僵硬似抽筋

不過,好景不常,兩周後傷口拆線,起出了近百口縫合傷處的小釘,接着不知何故,從上周四起連續幾天微微發燒,精神困頓,醫生為我做了大量檢查和化驗,都找不到明顯的原因。

發燒問題理論上可以用退燒藥處理,但其實體溫上升是回應身體內某種變化,例如細菌感染,一味用退燒藥是治標不治本。即使服了退燒藥,人還是感到燥熱,不停出汗,把牀單被單枕套和病人袍全弄得濕透,一個晚上可以換上兩三遍,結果是徹夜難眠。

到了周六,病情進一步惡化,左腳大腿肌肉抽筋,我原先以為是左邊的保護裝置邊緣壓着座墊,壓力反彈過來壓到傷口,傷口周邊肌肉僵硬,無法鬆弛下來,那痛楚就像抽筋一樣,需要馬上向醫生求救,後來醫生檢查發現,大腿內側有拳頭大小的硬塊,估計是積了瘀血,醫生讓我服了止痛藥和敷上冰袋,人才慢慢平靜下來。

再開刀根治 還原起點

周日,電腦顯影掃描證實,左邊大腿有一條血管滲漏,積了一堆瘀血,估計這是肌肉疼痛和發燒的原因。手術後兩三天發現血管重新滲漏是較常見的,兩個多星期後才突然滲漏則比較罕有,若要徹底解決問題,就要打開傷口,找出滲漏的血管,把它牢牢結紮,然後抽走瘀血,消除體內的感染溫牀。可是,傷口已經拆線,重新打開等於將之前兩周的進度推倒重來,而且要全身麻醉,這麼短時間內進兩次手術室,心理壓力很大。

我和太太思量再三,又諮詢了幾位醫生好友的意見,最終決定再做手術,根除內出血隱患,院方安排周一早上進行。手術頗為順利,術後蘇醒過來,感覺就像回到起點,拆線日期、換腳架日期、出院日期……一切重新計算。人生路起伏不定,原來復康路也是如此。

【劉進圖感言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