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大學學位的烏干達人Lillian(右)及在斯里蘭卡經營餐館的Shayama(左),來港成為難民後幾一無所有。Shayama表示,放棄家鄉的豐足生活來港是沒有選擇,「我來不是為錢,只為了家人安全」。(盧翊銘攝)

擁有大學學位的烏干達人Lillian(右)及在斯里蘭卡經營餐館的Shayama(左),來港成為難民後幾一無所有。Shayama表示,放棄家鄉的豐足生活來港是沒有選擇,「我來不是為錢,只為了家人安全」。(盧翊銘攝)

【明報專訊】「我來香港不是為了錢。」在斯里蘭卡擁有3間餐館跟一間麵包店的老闆娘Shayama會煮多國菜式,在家鄉生活富裕,因受到政治迫害,一家五口被迫帶着1.5萬美元(約11.7萬港元)逃難來港。由於法例規定難民不能工作,Shayama空有手藝卻無用武之地,「每天睜開眼,生活只剩下吃飯跟睡覺」。日前有政黨調查指不少市民反對政府援助難民,Shayama回應說﹕「給我一個機會,我們也可貢獻社會,養活自己。」

Shayama與丈夫育有3子,由24至15歲,長子在家鄉曾修讀管理課程,來港後已無升學,終日在家,另外兩子就讀本地中學。來港5年,她當初急忙變賣家當換來的1.5萬美元「逃難基金」快用光,一家靠政府援助度日,沒有昔日住的大屋,一家蝸居在小單位;以前家裏有傭人使喚,現在除了親自做家務,還得為三餐發愁。

受政治迫害 一家五口斯國來港

對於在港生活,她說來淡然,但為人父母總想給子女最好的,Shayama說起兒子便多次落淚﹕「以前在家鄉有傭人,兒子連咖啡也沒有親自冲過,但現在他們想要什麼,我都只能說『沒有』」。「我為什麼要放棄家鄉的生活來這裏?我不是為了錢,只想家人安全!」她說,因政治及宗教原因受迫害,政府縱容流氓到她的餐館搗亂,更曾綁架她的丈夫,「我沒所謂,我已沒有『未來』,但我兒子還年輕!」

盼開廚藝學校貢獻社會

若能工作,想做什麼?Shayama充滿自信﹕「我會做多國菜,又會做麵包,最想開廚藝學校。」除了Shayama,在港難民不少在家鄉均生活無憂,如由烏干達來港的Lillian,有大學學位,原任職教師,因參與政治活動受迫害來港。「如政府能讓我們有工作機會,我也很想用自己的知識,貢獻香港。」

關注難民組織Vision First的行政總監Beatson表示,不少難民在家鄉生活無憂,擁有專業資格,絕非為錢來港。若能合法工作,他們也可貢獻社會。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希望政府可有規劃地安排難民短期工作,或讓適齡兒童入學。

明報記者 黃熙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