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毒品潮語瞞家長

關德興飾演黃飛鴻深入民心,料不到「黃飛鴻」竟成為毒品「五仔」代號。

「你依家多數o係邊度『滑雪』?我多數同『老天』「羅」『香水』,o係埋佢屋企聞埋先走。」一般人難以明白,吸毒青少年口中的「滑雪」,竟是指服食冰毒、「香水」即俗稱K仔的氯胺酮!有外展社工透露,部分青少年為掩飾吸毒行為,互以濫毒潮語溝通,如一代宗師「黃飛鴻」即意指毒品「五仔」,藉此隱瞞家人及老師,連社工也要花盡心機緊貼潮流。有青少年由吸毒至戒毒,父母也懵然不知。

青少年毒品潮語瞞家長

社工一頭霧水

香港單親協會昨主辦毒來毒往藥物濫用講座,香港遊樂場協會外展社工黃錦翔表示,不少青少年為隱瞞家人、老師,以毒品潮語溝通,如稱「白粉」為「美金」,暗示其售價貴,甚至連「一代宗師」黃飛鴻也慘成毒品「五仔」的代號。黃錦翔說:「聽講係代表舉起手指『落order』個動作,似黃飛鴻個姿勢。」亦有以「香水」代表K仔,「動作好似o的媽媽噴香水o係手腕試味,佢o地就放o係手腕索K。」有時連社工也被弄得一頭霧水:「有時聽聽o下都唔知佢o地講乜,要問番佢o地先知。」

十九歲的戒毒青少年阿龍,曾吸毒三年,他憶述常以花光零用錢為藉口,向父母要錢買毒品:「最多一個月六千蚊,冇晒錢咪話學校要交書簿費。」他甚至曾到內地吸毒,被公安拘捕:「個公安開頭要我o地畀二萬蚊先保釋,後尾畀我o地壓價到二千蚊就走得,阿爸阿媽由我食,至到戒o左都唔知!」

阿龍又指出,坊間以為吸毒會有明顯特徵,其實可輕易掩飾:「你話用o黎『顏K』(壓碎K仔)o個張廿蚊紙可能仲有o的碎,我求其抹晒落幅牆咪得囉!或者沖晒涼先返屋企囉!」

黃錦翔建議家長多留意子女的行為,若經常口齒不清、說話欠組織、特別只留長尾指指甲、目光呆滯、腳步浮浮等,可能是曾濫毒的徵狀,應及早向社工求助。過來人阿龍亦表示,若子女常困自己在房間,聽節奏快的的士高歌曲,家長亦要小心。

青少年毒品潮語瞞家長

身為外展社工的黃錦翔要花盡心思緊貼「毒品潮語」。

青少年毒品潮語瞞家長

阿龍認為,要掩飾吸毒非常容易,家長要更細心留意子女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