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錯嬰三苦主怒告政府索償

年幼時的李國賢

東方報業集團三年前揭本港開埠以來首宗公立醫院調錯嬰兒醜聞,苦主夫婦養子逾三十年後,方知兒子並非自己所生。三名苦主的親兒及生父母仍下落未明。三人決定入稟區域法院控告律政司司長及相關政府部門和保良局疏忽,要求被告賠償及繼續協助尋親。

本案原告為李偉強和雷鳳霞夫婦,以及他們的長子李國賢。被告為律政司司長(代表香港政府與訟)、社會福利署署長、醫院管理局及保良局。事件主角李國賢昨向本報表示,今次入稟是希望討回公道,釐清責任問題,至於賠償金額則由法官衡量,他們並無要求指定金額。李國賢又說,仍然希望尋回親生父母,但當局並無跟進,令他很失望。而過去兩年,亦有近十人聯絡過他們,相信是其親生父母或其養父母的兒子,大家出來見過面,最終都未能成功配對。

律政司和社署昨回應時稱,由於事件可能涉及司法訴訟程序,現階段不宜評論。醫管局則表示會按既定法律程序跟進。本報昨日未能聯絡保良局回應。

分開三份訴狀 提出民事訴訟

資料顯示,雷鳳霞於一九七六年懷孕,由於當時尚未和李偉強結婚,故她在產前入住保良局宿舍,並決定兒子出生後交保良局撫養。同年十一月三十日雷在贊育醫院生產,未幾兒子被送往現已關閉的竹園兒童院。雷李後來再商量後改變主意,決定親自撫養兒子,並於翌年一月十五日從竹園接回兒子國賢。

李偉強與雷鳳霞稍後註冊結婚,一家三口樂也融融,夫婦倆並繼續生兒育女。他們從沒想過,國賢竟並非自己所出,直至三十年後,國賢的妹妹一次偶然發現,哥哥血型與父母不合,三人遂前往檢驗基因,才驚覺他們原來並無血緣關係。

知悉真相後,李家曾先後接觸醫管局、社署、保良局等,始終未獲回應。直至東方報業集團○七年底揭露事件,醫管局代表才與李家會面,並試圖找回與國賢同期出生的人士檢驗基因,惟至今仍未有成果。三人今次分開三份訴狀提出民事訴訟,入稟狀指各被告或其代理人,於七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國賢出生日)至七七年一月十五日(李氏夫婦接回國賢當日)期間疏忽,造成調錯嬰兒事件,原告為此要求被告賠償。

調錯嬰事件時序表

1976/11/08 為未婚媽媽的雷鳳霞決定入住保良局宿舍待產。

1976/11/30 阿賢於贊育醫院出生。

1976/12/17 阿賢由贊育醫院轉送竹園兒童院,雷鳳霞與阿賢生父李偉強決定申請領回兒子。

1977/1/15 李氏夫婦辦妥領回兒子手續後,於竹園兒童院接回兒子。

1977/6/20 雷鳳霞與李偉強正式註冊結婚。

2007/11/7 阿賢之妹從血型配對懷疑長兄並非母親所出。

2007/11/8 李氏夫婦與阿賢前往驗血。

2007/11/16 李氏夫婦與阿賢接受DNA驗證。

2007/11/21 DNA鑑證結果顯示,阿賢不可能是李氏夫婦所生。

2007/11/23 李氏一家開始向醫管局、保良局、社會福利署、特首辦等政府部門求助,接近一個月仍音訊全無。

2007/12/21 東方報業集團獨家披露阿賢被調錯嬰事件。

2007/12/27 醫院管理局代表首次與李氏一家會面,但仍堅持醫院並無出錯。

2008/1/5 阿賢找到同年同月同日在贊育出生的阿雄,並獲對方答應接受DNA驗證。

2008/1/21 李氏一家與阿雄往西九龍總區警察總部接受法醫進行DNA驗證。

2008/1/30 法醫DNA報告顯示,阿賢並非雷鳳霞所生,醫管局高層向阿賢承諾,會找出當年同月同一段期間出生的男嬰,安排DNA驗證。

2008/2/23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與醫管局主席胡定旭首度開腔評論事件。醫管局同時公開呼籲1976年11月28日至12月7日在贊育醫院出生的107名男士及107名產婦自願性接受DNA驗證。

2008/2/25 醫管局呼籲驗DNA人數增至360人,出生日期擴大至1976年11月28日至12月14日。

2008/2/28 醫管局、社會福利署與李氏一家會面,但仍堅拒認錯。

2010/11/12 阿賢與李氏夫婦入稟,向律政司、社署、醫管局、保良局索償。

案件編號: DCPI 1926-28/10

調錯嬰三苦主怒告政府索償

醫管局曾展開尋親行動,但李家不滿當局敷衍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