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鄭政恆 4★

論離奇,可能不及高安兄弟過去刻意古怪的作品;論復仇,也不是重心所在。小女孩憑三寸不爛之舌,千里走單騎,只為尋找此世的正義。高安兄弟寓終極的問題於西部片的二元框架,加上招牌耍家的黑色幽默,當然也少不了盲目的機遇、超越的恩眷。

張偉雄 4★

《獨眼龍雙槍殲四虎》是一個時代交替的荷李活符號:最後古典西部片,接力是《神槍手與智多星》和《蕩寇誌》。高安兄弟通過Rooster Cogburn的左眼(尊榮當然是右眼看世界)看真他們電影的堅持:一個為「舊人」寫傳奇的國度——the Country for Old Men。

5★為滿分